<nobr id="rldt3"></nobr>

      <nobr id="rldt3"></nobr>

      <nobr id="rldt3"><delect id="rldt3"><i id="rldt3"></i></delect></nobr>
      <span id="rldt3"></span><menuitem id="rldt3"></menuitem>
      <nobr id="rldt3"><delect id="rldt3"><i id="rldt3"></i></delect></nobr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rldt3"><delect id="rldt3"></del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柏原散文《爬上黃土高坡》

          本站原創   2018-06-21 08:47:38   瀏覽數:
          點擊瀏覽下一頁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作者簡介:柏原,原名王博淵,生于1948年,籍貫甘肅鎮原縣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原甘肅作家協會副主席。曾任《飛天》編輯,省文聯專業作家。西部著名小說家,長期致力于短篇小說體裁的創作,迄今發表一百多篇(部),多篇入選全國選刊、選本,曾獲國家級文學獎、著名文學刊物獎,共約二十項,其中《喊會》獲1987——1988年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。已出版短篇小說集《在那個早晨》、《洪河九道彎》、《我的黃土高坡》等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以后,以散文創作為重心。題材主要有兩大類,一類是實驗性的“跨界”散文,已出版的如《談花說木》,即出的如《一頁菩提:樹木文學與科學》叢書。又一類是鄉土散文。有評家認為,柏原的鄉土散文,以質樸而醇厚的地域風情為最大特色,與其鄉土小說相映增色。又有評家認為,柏原散文的寫實本質,使其“村莊史”的文化價值更顯突出。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點擊瀏覽下一頁
           
          《爬上黃土高坡》
                 
                 由深陷的溝底,抑或土層的河床,爬到高高的寬展的塬上,期間是那斷續層疊的黃土層面。在隴山之東,縮減斜面純為土質構造,極難看見巖石骨架的支撐,正是流行歌里唱的“黃土高坡”。不過,地域方言的“坡”含兩個概念,既是指溝谷與山峁傾斜過度,也是指由低處爬上高處的一條山路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小時,就學爬坡了。而更小的時候,一直眼睜睜望著,鄉親們是怎樣爬坡??粗麄?,年年月月不知爬上去多少回,看著他們,爺父相繼父子跟隨,不知爬了多少輩人。真是讓人惶惑之極,那面大坡,為什么沒有被人爬倒踩平了,反而顯得更高更曲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點擊瀏覽下一頁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爬坡,往上走,腰桿一律向前折下,兩腿交替呈弓和弦而繃得緊緊,頭則顯得非常的重,似難承載的樣子。走在坡里,你永遠欣賞不到儀仗隊正步走的鏗鏘節奏,也欣賞不到模特兒走貓步的藝術美感。不光是因為,物理學上有個重心原理,更重要的是,沿坡上行的人幾乎個個都負載著某種重物。推小轱轆車的,挑籠筐的,背背篼的,肩口袋的,扛柴捆的……即便空手而行的那些人,同樣表現出負重的姿態和神氣,好像躬著腰一步步地緩慢,已經變成他們下意識行為。塬上城鎮逢集過會的日子,站坡頭向下俯瞰一眼,或是站坡根向上瞭一眼,一條大坡的鄉民都在舉行同一覲見禮,分別折彎在幾千階梯上,一躬下去長達兩小時。而且個個鼻息粗重,濁汗淋瀝,神情凝滯,寡言少語。某一刻,我的心顫栗不已,鄉親們這是在向什么偶像膜拜?他們的信仰何以如此虔誠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我不是一個純粹旁觀者。從來不是。我也是爬坡人流中的一朵小小浪花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點擊瀏覽下一頁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小時爬坡,為的去學校念書。在村小學念完初級小學四年,而后爬上一條十里來高的黃土坡,到塬上一所高級小學,繼續念。接下,初中三年,高中又三年,因為學校都建在塬上,所以從十一二歲起,我就周而復始地爬同一面坡。約八年長的時段,至少是一個星期一趟,每一趟,都必須那樣佝著腰、繃著腿,支撐著沉甸甸的頭。由此造就的折腰屈背的習慣姿勢,后來長時間影響我的精神氣質。后來在繁華城市生活了十幾年了,和對象談戀愛壓馬路,仍不懂得挺胸收腹直面平視,更不懂讓皮鞋硬底在瓷磚街面上敲出嘎嘎嘎的節奏,總是首先瞥見路上有一枚硬幣或一顆螺絲釘。對象立即沒好氣地罵一句(實際是重復校正一次):鄉巴佬!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點擊瀏覽下一頁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這么寫,帶點小說的夸張的調侃了。實實在在的說,我每回爬坡,都須背著一個挺沉的包兒,土話叫抽抽子,或叫饃褡褡。里面兜了足足六天伙食,稱“伙食”有點矯情吧?確鑿地說,里面有六乘以四等于二十四的粗面烙餅,或六乘以五等于三十的菜面饃饃。通常情況下,并不捎帶一瓶子咸菜,甚至不附帶一小包兒鹽末?,F今的我,出入于燈紅酒綠的宴席,所以已經不能生動地感覺性地描繪那些“烙餅”“蒸饃”,它們的色味香什么的。但我必須注明一條,它是家里最好的東西,的的確確,是黃土山峁溝壑產生的物質精華。要是站今日感覺上否認這一點,那,我就成了一個負恩忘義的小人,雖然作家中的小人越來越受青睞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點擊瀏覽下一頁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就這樣,往上爬,背一個沉甸甸的包兒,往下蹭時,拎一只空蕩蕩的抽抽。我像一個搬運工,或者說像一只蜜蜂一只螞蟻一只屎爬牛兒,一直在進行一項單向的負載運動。我把黃土地的精華持續不斷地搬上去,搬到塬上那個莊稼人心目中的“廟堂”之地,后來又搬往某個更遙遠更神圣的地方。那么,搬運的最后結果是什么?每學期結束那天,我的包里才拎點東西回去,揉爛了的幾冊課本,寫完了一摞打著勾和叉的作業本……這些個純紙質的東西,交還父老鄉親,他們派何用場?我看一點用也派不上。充其量,莊稼人田頭歇息時,撕開了,擰一根旱棒棒,拿它去填炕洞眼嘛,也熱不了多大會兒。于是,我從口袋里掏出寒假或暑假通知書,實際它是一張成績單,上面除了操行鑒定或思想品德等套話,實在內容填了五六個、七八個數字,它們的最大數絕不超過100,最小數還可能低于60,這幾個數字,就是我給他們的回報!就是它們有長長的一年的早起貪黑、汗流浹背、掙死扒活、當牛當馬……最終換來的所謂“成績”,五六個七八個洋碼數字。高度抽象的虛幻的概念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點擊瀏覽下一頁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我的每份成績單,于故鄉土地,于父老鄉親,意味著半年或一年的重復爬坡,意味著艱辛耕耘和源源供給。積累四張或六張成績單之后,就會換成一張“錄取通知書”,算是我給他們的一個重大回報。對他們而言,它的“重大”之全部意義在于,將在更長的時段里,把能使的力氣都使出來,把能吃的苦都咽下去,把能省的鋼嘣兒攥得緊緊的,把能賣的值錢東西毫不吝惜地全賣掉……用一句話概括吧,把能背上坡的全背上去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然后怎么的?什么叫然后?對他們講,所謂“然后”不就是空著兩手從坡里溜蹭下來么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坡,顯得越來越長;溝,顯得越來越深;川道,越來越支離破碎了。全因為,他們背上去的東西太多了,太多太多了。與此形成的是,祖父和父親,祖母和母親,他們個頭顯得越來越矮,腰背越來越彎,臉面和地面離得越來越近了。好像他們越來越來越巴望著鉆進黃土里面,鉆進黃土才能歇緩歇緩,事實上,他們一輩接一輩鉆進黃土里去了,永遠不再爬出來……可是,黃土地并未因此增添多少份量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點擊瀏覽下一頁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增加的一種東西,人們叫它希望,如“在希望的田野上”等詩化的句子。人和人見面,問得最多的一句話是:娃考上了么?考哪了?考蘭州省城了,考到北京、上海、廣州了,好哇……只要考上就有希望了。但是,極少有人這樣問:娃回來了么?娃把書念完回家鄉來了么?見面這樣的問訊,是最犯忌的。顯然,所謂刻苦攻讀及理想實現,是一種單向度的負載運動,如果人群中確乎產生著精華或精英,它也一直是呈現單向的轉移方式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沒有回流、反饋嗎?即便它構不成一種運動的對稱或平衡也罷。當然有。譬如我,有時返回故鄉轉一趟,雖然,回去的時間間隔越拉越長,肩上掛的包越來越輕。
          點擊瀏覽下一頁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青年時代,回老家探親,走到那一面大坡的坡頂,就要下意識停留些時間,坐在一個路畔澇池壩上,稀疏的蓑草皮上,滿懷熱切而痛處的情愫,俯瞰故鄉那片土地??创笃吕锏母咐相l親一如既往地往上爬著,負荷各種各樣的土地出產;看老家莊子廢棄的窯洞,像骷髏孔竅一樣難看,而新壘的土屋像坍塌的積木一樣零亂;看村落莊院里活動的人影,像甲蟲螞蟻一樣渺小……每當此時,眼里淚液簌簌而下,以至難以自抑,哽咽出聲。說不清,眼淚表示赤子般的摯愛,還是表示覺悟者的悲憫,反正它是自己流出來的。我只知道一點,一掬淚,就是我給故鄉的焦土,給爬坡的親人反饋和回流。而且我知道,他們根本不需要這東西,說要眼淚做么用?澆地呢,還是漚肥?可是,我只有一樣禮物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為什么?一見您就熱淚盈眶?我的故鄉!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人到中年,連僅有的一點點“禮物”無可奉獻了。偶爾坐在大坡的坡頂上,眼睛干巴巴地望一會,神情癡癡呆呆地望很久……
                  倏然明白過來,人之中年,眼淚流向已經變了。它不再輕易奪眶而出,落地有聲,卻是緩緩地久久地滲向心田,把心肝肺脾浸泡的又苦又痛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 同時,臉面上一派陽光。

          注: 本站發表文章未標明來源“成功書畫家網”文章均來自于網絡,如有侵權,請聯系我們刪除,聯系郵箱:1047780947@qq.com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隴ICP備17005074號隴網文(2016)6819-012號甘公網安備 62010202001621號

          2021 甘肅新思維廣告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      好男人神马影视在线观看完整版,我们坐着来一次好不好视频,日韩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不卡天堂av无码av在线a√成人